看,月亮

天上水底,何处不相逢

目录

名字重要吗?当然。安倍晴明说,「世上最短的咒正是名」。

《阴阳师》里有一段对话:

「假如有个女人非常爱你,你也可以利用咒取得世上的任何东西,送给她——即使是天上的月亮。」

「怎么取得?」

「只要伸手指向月亮,再对女人说,‘亲爱的,我送你那月亮’,这样就可以了。」

「什么?」

「如果女人答应接受,那月亮便属于女人。」

「这就是咒?」

「是咒最基本的本质。」

这么多年,我也一直在对月亮做同样的事。

只要月亮不会消失,我就会永远存在。

真是一个狡猾的人。

2017 年

2017.03.06 05:07

园长坐在笼子里,轻声喊:桃花开了。孔雀抖了抖羽毛,猴子打着盹,鸵鸟依旧不说话。春天寂静无声。夜晚降临,所有的动物都在月亮上,而他坐在笼子里,从冬到春,由生至死。

2017.03.07 01:57

楼上总有奇怪声响,仿佛成了精的毛团在地毯上匍匐着,听得人心也痒痒的,直到立春的夜里,少女才终于听清了,是一声柔细的猫叫在月亮的尾巴尖上打滚:冬天太长啦——

2017.03.13 22:06

我与世界的连通是很缓慢的。那时月亮还很远,我在海里,只见到自己的影子。月亮渐渐变得很近,我在月光里,看得见一切眼泪,一切鲜血,一切众生。可是你知道,月亮和我都是无用的。

2017.04.24 13:32

一个沉重的黑夜,在楼宇间奋力奔跑,天边的两个月亮,一白一红,白的像珍珠,红的像火球,立即就要跌落。转弯,再抬头,惊异地看着红月亮越变越大,终于贯通整个天地。一个完整的、赤红的月亮,犹如恶魔之眼,忽忽然腾起烈焰——杀戮的时刻到了。异形入侵,血光四射,消失的,哀嚎的,都被月亮吞没。#论一个末日论爱好者紧张的时候会做什么梦#

2017.05.12 02:08

无数帐篷漂浮在海上,膨胀地发光,如同一片丝织的金色泡沫。有人用海水点燃焰火,蒸腾的热浪中,一切轻盈,我和他站在桥上,看见无数月亮从海面升起。海上浮沫,梦幻泡影,我们只在此处重逢。

2017.05.12 03:27

月亮是世间最大的肥皂泡,对我来说,它的象征意义远甚于实体,我可以把所有情绪都寄存在这里,月亮本身就是答案。

2018 年

2018.01.01 17:34

那个众人围路灯的视频就还挺像一种对当代生活的隐喻。天作万古长夜,不许百姓点灯,一星火光都能令他们恐惧疯癫。但没有太阳的时候,做不成逐日的夸父,也要拼命追上月亮。无论怎样,上帝说,要有光。

2018.03.19 23:58

说起来我很不会取名字,翻来覆去总是这么几个,无非是鱼、月亮和水母的变种,总结一下就是——发光即正义,大海是故乡。这个 ID 也一样,在我的想象中,它是一只海月水母,游动起来犹如银色的小伞,是海底永不沉没的灯。

2018.05.21 22:21

夏天的风是甜的吗?我问。于是人们用水蜜桃举证,世界开始下雨,甜腻的汁水泛滥,风张开嘴巴,被果核打落了牙齿。不知情的风乘着我,路过很多荒野和河流,却对夏天视而不见。夏天的风是沉默的大象。大象怎么会是甜的?我躺在它身上,蹒跚地呼吸,除了石楠的臭味,什么也闻不到。月亮坠落的时候,大象睡着了,我偷走它的鼻子,做成望远镜,可是也没能捉到九公里外的花香。

2018.07.25 01:07

那个夏天实在没什么快乐的事情,我记得天气总是很热,城市像膨胀的大象,极少下雨。午后,我们沿着嘈杂的大街走,不知道怎样开口,夏天也索性静止了,太阳明晃晃,没有云,没有风,你的眼睛却是翩翩一只蝴蝶,飘向了别的地方。那时汽车的声音听起来很远,其实也只隔着一条街的距离。你坐上一辆出租车离开,我在那里伫立很久,想起了一些微末的瞬间。那个夏天是凝固的,但也不是没有过裂痕——我们乘着单车飞驰在夜晚里,你遮挡住了月亮,我举起手,风从指缝吹来——那是我和快乐相逢的时刻。

2018.09.24 14:39

今晚不想出去看月亮,我的月亮一直在心里。

2018.09.24 19:21

食言了,在房间闷到发慌,跑去楼道窥视了一会月亮,现在坐在楼顶吹风,听唱给月亮的歌。

2018.09.25 23:56

「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。」她说,「你们都觉得黄昏短暂,可我不这么想,在人的感情那里,它有另一个名字——暧昧,我说过,暧昧是永存的。」

「我不明白。」

「你看那边,看到了吗?太阳没有落下的时候,月亮就在那里了。你以为恋情终结,爱情就会自己消失吗?不,它只是变成了一团模糊的月亮。」

「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」

「你当然不明白,你一直都是错的。我还喜欢他吗?不,一点也不。可是月亮一直在那里。」

她不再说话了。他们站在白天和黑夜之间,站在太阳落幕之前,时间漫长得失去了尽头。她看着阳光在地平线消失,仿佛看见自己也沉没在永恒的暧昧之中。

2018.11.22 21:31

我对这里是一点点希望也没有的,也谈不上灰心或怎样,就连愤怒的情绪都很微弱,只是「哦」地这么想一下,坐下来看看天,看看月亮,知道自己正跟着一起下沉,即将在沉默的螺旋里绞成泥。

2019 年

2019.01.24 15:59

莉莉丝听起来就好美,暗月,black moon,神秘的暗黑气息,像月亮的另一面,你不会轻易注意到她,可一旦投视就会被惊出冷汗,她隐藏着内心最潜藏的、最毁灭性的欲望。

2019.02.25 23:01

「月亮没有任何道理,它也不在乎有没有道理。它是一种情绪,一种想要去爱和被爱的需要。如果月亮枯萎了,生命之心就变成了黑暗之心。我们就成了随机宇宙中的一个不被重视的心碎者。月亮是每个生物内在最短暂易逝和脆弱的部分。它是我们的喜悦。」

看占星书看得好感动,所有的情绪都有迹可循,每一个行星都和我有关,凡人的一颗心不微小,是宇宙间的回音。

2019.07.09 21:42

如果问想成为怎样的人,那么我会说,就像鸟会飞,鱼会游,我也希望像这样,过一种本能的生活,拥有普通的人生。可是在当下,普通是奢侈的。你看见无数的相同面孔,只是雷同伪装的普通。在人间之初,摘月亮的人去天上,捞月亮的人到水中,彼此有彼此的去向,不必相通,拥有语言之后,人们就失去了自由。人类耗费千万年,不过是构造出一个花花陷阱,模式化的自由、制式化的普通,我们永远被生活选择,却欺骗自己是我们选择了生活。

2019.10.17 10:07

自我在反复的颠簸中日趋稳固,水或许想带我去它的方向,但最后只是经过我,溅起一小朵浪花,月亮知道自己在哪里,正如我也知道我将到往何处。 ​​​

2019.10.17 11:17

想起昨晚处理完手头积攒的琐事,难得没有背电脑回家,看见层层云缝里一轮月亮照下来,我说,今天的月亮也好圆啊。是满月的力量吗?我好像活过来了。

2019.12.18 19:22

妈妈,我好累,好想沉进水底,让月亮抹掉我的影子,毕竟没有人需要我的微笑,我的苦和痛也都是泡沫,存在并非存在,意义很早就消失了,妈妈。

2020 年 ​​​

2020.04.28 21:02

阿祖蹲在树下,雨后湿润的泥土里埋着一只鸽子。

像月亮一样洁白的鸽子,死在了 2001 年春末的夜里。

Take care of it。珍珍回台北前,留给他的字条上只写了一句话。

他伸出手指,在泥土上一笔一划、歪歪扭扭地写:再见。

消逝了的是北京短暂的春天。

阿祖抬起头,白玉兰树的影子映在墙上,墙外的花落了。

一只鸽子死去了,一墙之隔的街上,有数千只鸽子同时在枯萎,春天好像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
2020.06.03 00:43

最近太勤奋了,争分夺秒地在构思,在写,然而每次写到兴起就困了,好败兴。另:今天看到月亮忽然在想,如果离地球最近的不是月亮,而是金星,那咏月的诗词会不会都变成咏金星?我们爱着的好像只是名为「月亮」的幻象。

2020.11.24 20:25

想了想,从来没在身边见过值得憧憬的爱情,父母甚至是我对婚姻反感的肇始,倒并非是他们关系不好,但对我来说,那样怎么都称不上爱,可是如果问我究竟什么才是,我也答不上来。爱情在虚构中,想象中,活了这么久,始终是盲人摸象。越来越多的人不需要爱情了,那么虚幻的东西有什么用呢,倒不如有很多很多的钱,不过问我的话,我还是想要爱情。就像我写的那句话,钟情月亮的人注定被月亮所伤,喜欢月亮的人原本就不求回报。

2021 年

2021.02.01 12:30

宵待草其实应该叫做「待宵草」,是一朵小小的、黄色的,等待夜晚到来的花,花期短暂,连花语也很寂寞,空虚的心,无言的爱,就像如露水一样的恋情。

《宵待草》的一些背景:

遣る瀬ない釣り鐘草の夕の歌が
あれあれ風に吹かれて来る
待てど暮らせど来ぬ人を
宵待草の心もとなき
想ふまいとは思へども
我としもなきため涙
今宵は月も出ぬさうな
夕阳下 吊钟花哼唱的歌
乘着轻风飘过来 很是无奈
等待啊 一心地等待 那人不再来
盼夜幕的宵待草 不安地等待
不要想 我不愿再想 不由地泪洒两腮
今晚的月亮 似乎也不愿出来

1911 年,竹久梦二携妻儿一起避暑旅行,在宫下旅馆遇到了暑假到此拜访家人的長谷川カタ,两人大概有过一段短暂的恋情,等到第二年竹久再回到这里,她已经嫁为人妇,怅惘之下,竹久写下了这首诗。

待てど暮らせど来ぬ人を
宵待草のやるせなさ
今宵は月も出ぬさうな
等待啊 一心地等待 那人不再来
盼夜幕 宵待草煞是无奈
今晚的月亮 似乎也不愿出来

1913 年,这首诗以三行的形式刊登在竹久的诗集中,后来由多忠亮谱曲,在 1917 年进行了首次公演,第二年被广为传唱。

2021.07.15 06:47

我要不停诉说,我要滥用比喻,我要月亮身陷囹圄,要你以后看见月亮永远会想起我,哪怕我死去。

2021.09.20 20:05

到了中秋不可避免地总想着月亮,想着月亮就想起那篇停滞很久的文,打开看了看,感觉像是另一个人写出来的,那种风格的文字好久好久没写过了。 ​​​

2021.09.20 20:15

「那你呢?你想做什么?」

「月亮吧,」我伸出手,在空中画了一个圆,「如月在天,遍照万川……也许只有它是自由的了。」

2022 年

2022.06.14 23:05

睡醒以后看到前面的女生在拍照,跟着往舷窗看过去,在靠近机翼的位置,云海之上高悬着一轮满月,孤零零,明晃晃,打开日历看了眼,果然是阴历十六。月亮其实永远是一个样子,过一千年、一万年也不会有什么变化,但我还是喜欢盯住它看个没完,看它一直在那里,高高在上,远在万物之外,却在我的注视里,和我发生一刹那、一须臾的连结。落地打开手机,看到一条微博,说今晚是超级月亮,最圆的时刻发生在 19:52,恰好接近我注意到它的时间。

睡得昏沉,时间不一定记得准确,但有什么关系呢,月亮原本就与我无关,只是我在执着。

2022.07.31 01:06

看《爱情笔记》的过程里有很多地方触发了我,不自主地频频想起那个一直埋在我心里的未成形的故事。

「我不得不承认,爱情是一个孤独的追求,爱情至多只能为另一个人——被爱的人——所理解。

「爱情和死亡似乎都会自然地产生内心愿望和外部现实的种种疑问,前者使我们从它的外部存在中生发出一种信念,后者使我们从它的空无所凭中寻求一种信念。

「在绿洲情结中,干渴的人们想象自己看见了水,看见了棕榈树和绿荫,不是因为他们找到了证据,而是因为他们需要这些证据。极度需要产生了幻觉:干渴产生水的幻觉,对爱的需求产生了完美男人或女人的幻觉。绿洲情结从来不是完全的妄想:人在沙漠中确实看见地平线上有些东西,只是棕榈树叶已经枯萎,井已经干涸,这个地方害了蝗虫。」

一个关于幻觉的故事。爱情的幻觉,理想的幻觉,人生的幻觉,你我在人间中,是大梦一场,你我所求的,是天上的月亮。但是这个故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来呢,我不知道,或许这个故事本身也是一种月亮般的幻觉,我渴望它,但别让我得到它。

2022.09.10 22:22

好不容易等到天黑,特意跑出去找月亮,结果天上除了几颗星星,什么都没有。哈喽?你去哪儿了?不能因为有了我这个月亮你就要消失呀!

2022.09.12 02:42

晚上又出去找月亮。也许去高处就能看到了,我想,然后我花了半个小时走到 Old Town,爬上那座能俯瞰整个古城区的高台,只看见一对在灯下相拥的情侣。月亮不在这儿。算了吧,我有点气馁,穿过无人小巷,踩着凹凸不平的石子路往回走。真安静,路上几乎只有我自己。离开 Old Town 回到市区,周围才热闹起来,我一边看手机一边走,走啊走,走啊走,不经意抬起头,只是那么一眼,就看见了我要找的东西。一轮明亮的满月,和一颗星星,出现在楼宇之间。你在这儿。我觉得有点好笑,转眼又有点想哭。这一晚走了太多路,我又累又渴,实在走不动了,可还是想离月亮再近一点,于是我向着月亮走去。我以为月亮会在海上,然而我走到海边,它不在那里,依然在天上。真安静,这里只有我和月亮。我站着看它,走着看它,坐着看它,试图用镜头留住它。我和它静静待了会儿,心想,够了,该回去了。回去的路上,我时不时地回头看看它,快要走到宿舍的时候,月亮消失了,但我在一栋楼房的窗户上又看到了它。拜拜,我在心里说,然后踏上小路,走进大门,结束了夜晚。

2022.10.07 23:52

周末了,可以说点傻话吧。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喜欢月亮是不是和我是巨蟹有关,反正我觉得自己从外表上看月亮气质就很明显,人圆墩墩的,脸也圆墩墩的(在合照里异常突出,我的脸 literally 像脸盆)。于是我想问,老天爷,我是喜欢月亮没错,但月亮上还住着嫦娥呢,为什么不能让我长得像她,实在不行,那只兔子也行,让我长得像月亮是怎么回事啊!

2023 年

2023.02.26 17.27

有时侯会恍惚,不知道是镜子把月亮投射到了我眼里,还是我透过镜子看到了月亮。遍地是月光。

2023.03.20 21:30

很得意,很窃喜啊,想到我有一枚属于自己的,谁也夺不走的月亮。

2023.05.23 15:29

想写点什么,但是发现我很早以前就讲过了,再讲只是重复,不禁感慨,果然只有爱和痛苦才能摧发创作的生命……我可能要永远困在 Everything is in the moon 这句话里了,月亮锁住了我,我活在一个圆中,是残忍,但也是宽慰。在月亮里,不存在结束,每一次分别都预言着遥远的重逢。

2023.06.05 14:03

看刚才转发那条想起我昨天的思考:想一想我写过的故事,基本都是在写人的关系性。最早有一篇狗血文,写得非常粗糙,想表达的是人无法拯救另一个人。后来坑掉的那篇也有一点这个意思,更多是想讲爱的虚无,「钟情月亮的人注定被月亮所伤」。再后来就是给前 CP 写的那些故事,那时候因为嗑得太上头改变了想法,最后落成的故事多了温情和希望,让我也短暂地相信人与人之间可以产生足够强韧的联结,尽管底色依然是虚无。而到现在,在故事之外,我对人的关系性的看法其实是越来越悲观的,兜兜转转,又回到了一开始。

然后我突然想,我看起来是在描写爱,追求爱,但实际上也在同时质疑爱,怀疑爱,只不过以前一直在水底,甘愿水中捞月,直到浮出水面,才意识到自己原来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。

2023.09.13 18:27

把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」寄托在别人那里总难免失望,但我至少可以自己给自己创造回响吧。我在创作上也没其他大的志向了,就是想写月亮,写一辈子也行。

2023.09.29 11:09

今天是我的节日(叉腰),我又圆了!我代表月亮神保佑所有人的心愿都能成真,圆圆又满满[月亮代表我的心]

Always

是身如焰,从渴爱生,你我此身原来便是从渴爱的幻觉中诞生的,爱着的同样只是月亮般的梦幻泡影。天上只有一个月亮,有那么多人想要捉到它,却都徒劳无功,至少,它照映在我的每一个故事里,它的影子在我的手心里流动过,我与月亮有过无数个近在咫尺的时刻。因而不必害怕爱是幻觉,只要真挚地爱过,爱的痕迹就会留驻在心中,久久长长,只属于我。

使用 Hugo 构建
主题 StackJimmy 设计
发表了29篇文章 · 总计18030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