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格马利翁效应

神的预言终会引你我到相会之处

目录

去年九月的一个深夜,我在微博上思考一些因果轮回宇宙玄学的碎片:

人是不是真的能无意识地预言自己的未来?也许你写下的每个字其实都是咒语的一部分,你终将引自己到既定的地方去。

最近我在一门课上才知道,英文里早有一个词可以形容这种玄学,叫 self-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,Pygmalion Effect(皮格马利翁效应)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皮格马利翁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塞浦路斯国王,他性情孤僻,常年独居,用象牙雕刻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和他作伴。久而久之,他爱上了这个少女,祈求爱神阿佛洛狄忒赋予雕像生命,爱神被他的真诚感动,就让少女活了过来。

只要足够虔诚,你相信的就会成真,你想要的也会得到。

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」,我一直这么笃信着,又或者说,是现实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意识到,这不是我的臆想,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过去几年,我在微博里写过太多太多的碎碎念,回过头再看,无论当时多么痛苦,最终我仍然得到了我想要的。我总是频频恍惚又震悚地发现,我曾经写下的,原来是对自己此时的预言。

而此时此刻,我又陷在新的痛苦里。等到了三十岁,等再过几年,阿佛洛狄忒会成全我的愿望吗?

2017 年

2017.06.29 00:25

天黑得太快,而梦来得很慢,我们彼此睁着眼睛,一并在夜晚坠落。

2017.07.01 19:29

我的家乡已死,故土已成江海,无家可归的人,在去往异国的途中也满含眼泪。

2017.07.04 03:58

看到漫天明星和阔大无穷的夜空,立刻生发一种逃离的渴望,那是久久被关在高墙内才会有的冲动。

2017.07.11 14:49

明明工作做得还不错,可是每天都想逃走,就像我的人生看起来还可以,但其实每一秒都在想,下一刻死掉就好了。

2017.07.27 19:56

不喜欢现在的工作,可是想了一下,其他的工作也不喜欢,再认真思索了一下,我应该是不喜欢活着。

2017.09.01 00:11

九月了!我对自己说,挺住,四舍五入就是快过年了,老话说得好,有什么事等过完年再说。2018,又是一条好汉!

2017.09.01 14:43

老板忽然关怀地问我,每天在公司也不说话,是不是有不开心的事。我似乎明白为什么突然给我涨工资了,莫不是怕我跳槽吧……那您可猜得太准了,想辞职的心,every day,every moment。

2017.09.07 20:37

此刻,晚上八点半,办公室内。四个人各对着电脑,面无表情,击键之声响彻一片。在这一刻,工作拥有了我,我失去了夜晚。

2017.09.15 21:19

现在变得很能哭,每个星期要大哭一场小哭三次,没来由地哭。背着电脑挤出地铁,被人抱怨,走出十几米之后,忽然红了眼圈;走到小区楼下,闻到谁家传来饭香,站在黑漆漆的夜里,忘了开门,很惆怅地嗅,又非常想哭;读一篇文章,看到「痛苦的早晨」,我也开始痛哭,沉浸在溢满的彷徨中,对自己沮丧又痛恨,对所有的可能也感到无望。但眼泪真好,能流泪真好,人间已经不允许笑了,在能哭的时候,请用力哭吧。

2017.09.17 18:35

透过现在,我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五年,我不太想过这样的生活,我见过这边的风景了,不准备再走进去,现在是时候正视自己,跳出这个牢笼了。

2017.10.02 01:43

回到家里反倒像是外乡人。开车的司机一口乡音,长相举止都是典型的当地人,但我没有觉得亲切,只有想飞速逃离的冲动。我必须承认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这座小城,但知道的确回不去的时候,还是产生了一种无着无落的惶恐,我知道自此没有退路了。

2017.10.18 10:59

那些还幻想大会开完就能好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啊?黑暗是瞬间到来的吗?不是的,我们正在走入万古长夜。

2017.10.22 23:48

为了今天和朋友的聚餐,从上周就开始准备,买东买西,研究菜谱,非常开心。再见面,彼此说话都有生活的痕迹,前途迷茫、此身未明,我们笑说大家都好惨,毕业仿佛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。我其实很留恋这样的时刻,因为知道它短暂且永不会再来。此时我们还年轻,会害怕,会软弱,但仍然赤诚,而赤诚的消失是很快的。所以在彼此还能拥抱的时候,请你我共抱紧些,好时光已经要过去了。

2017.10.24 13:25

我的人生可能要到三十岁才真正开始——一种迷之直觉。

2017.10.26 00:59

你球你国都要完蛋了,我平均每天工作 12 个小时有什么意义?一夜暴富是不可能了,照这个情况,一夜暴毙还可以努力一下。

2017.10.29 11:21

我坐在酒店大堂里,四周被金色灯影照得富丽堂皇,顷刻给我一种虚幻的陌生感,这使我觉得自己正身处异国,此地非此地,我亦不是我。在想象中,我获得了轻盈的自由——抑或是悲哀的自由。

2017.10.29 17:18

和某位媒体老师聊天,对方说媒体越来越难做了,并且累,很多人做一两年就受不了走人了,劝我不要做媒体,做公关挺好的。对此我只能报以假笑,她不知道面前这个人打算九个月就滚了。不过对她说的一句话印象深刻:我们现在是宣传,不是媒体。大家的日子都很难熬。

2017.11.01 22:58

最近太消沉,被同事发现了,又来教育我,说:你可能还没有把身份从学生转换到职场人。是的,你说得没错,只不过我连这个世界都适应不了,适应不了工作又有什么奇怪的。我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咸鱼,不要妄图拯救我了。

2017.12.02 23:18

今天心情好得过分,是能够喜极而泣的程度,大概是连续一个月的工作压迫得太厉害,骤然可以喘一口气,就有点高兴过头了。

晚上给家人接连打了电话问好,一边聊天一边在卧室里喷了朋友送的香水,然后开开心心洗完澡,涂上新买的身体乳,躺在床上打开书,我好像一颗躺在月光下的大柚子,安静祥和,被巨大的快乐包围。

但是我的心脏快要涨破了——我无法承受这样的快乐,忽然大哭起来。我纳罕自己突如其来的眼泪,一边哭一边想,即使立刻死去也可以吧。我的人生可以到此为止了。

2017.12.05 12:10

预感会是过得飞快的一个月,像一辆驶向天尽头的列车,永远不会再有返程。而光明,尽头也不会有光明。

2017.12.24 18:09

还是要好好活着,说好我的人生三十岁才会开始的,不能现在就死在你国。(天啊本命年就要到了,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!)

2018 年

2018.01.01 01:20

新年没有什么像样的愿望,命运不会永远太仁慈的,我在起伏的海浪中随波逐流,只希望抓住一点点的好运气。但务实的心愿还是有的,祝我来年可以找到喜欢的工作,然后赚钱买新相机。

2018.01.01 01:29

晕了晕了,不是来年,是今年!

2018.02.26 15:23

实不相瞒,我开始悄悄搜集 immigrant 情报了,虽然本小城穷二代觉得希望渺茫,但总还要试一试吧。说好三十岁人生才真正开始的,不能食言。走进新时代,勿忘初心!

2018.02.26 18:29

看了一下午那个,头昏脑胀,人倒是冷静了,作为 0 积蓄 0.01 工作经验的文科学渣,起码两年都没有那个的可能,我还是先老老实实攒钱和学外语吧,备好干粮,跑路不慌。

2018.02.26 18:35

其实已经想好去哪儿了,慢慢来……

2018.03.02 08:55

重返去年毕业时候的状态,为找工作焦虑发毛,依然对职业规划一筹莫展,真想就地躺倒啊,任人生宰割好了。

2018.03.06 21:02

这个时候再次觉得很佩服那位跑路去厄瓜多尔的博主,执行力和勇气真是一流……这个世道怎么讲,随它去吧,外语还是要继续学的。

2018.03.11 19:26

「生在这世道,当真没的选,可若是活着只为了活着,这样的活法,我绝不能忍受。」

2018.03.12 19:09

我的预感又来纠缠我了:几年后我还会再辞职。(明明还没有工作)

2018.04.03 15:27

有如漂流的人生啊,何处在等我歇脚。

2018.04.09 21:03

进入社会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。我打小就喜欢躲在人群后面,不出头,最好大家都能无视我,任我自生自灭,于是我躲着躲着,也就这样混过了二十多年。毕业之后,朋友圈里的同学开始扮演新角色,穿戏服念台词,有模有样,而我像一个梦游人,穿着不合体的宽袍大袖,似醒非醒,不知道此身要往哪里去,也没有地方再由我躲藏。我假装热爱工作,假装拥抱未来,都不过是假装罢了。

2018.04.14 11:27

又做梦,中了五千万大奖,我想,好,这下可以跑路了,然后遇到了一个德国男人。他不太会讲英语,我不会讲德语,沟通起来磕磕绊绊,但是他一点也不在意,非常温柔。我犹豫很久,最后决定跟着他离开,还没等办完手续,梦醒了。我的五千万啊!还我跑路财!

2018.04.20 21:46

我爹一直不理解我为什么非要留在上海,虽然我每次都很坚定地反驳他,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原因。刚才想了一下,这可能也是一种雏鸟情结,毕竟离开家乡后,我第一个抵达的地方就是这里,然后种种复杂的感情和一点点听天由命让我停住了脚。不过若有另一个新世界,我还是会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2018.04.20 21:53

其他城市(除了杭州)对我真的没吸引力,毕竟地狱里没有好坏之分,只有可怕和更可怕的区别,上海不过是瘸子里拔将军的存在,然而经过之前那些事我也没什么底气说这种话了,命运啊,随波逐流而已。

2018.06.02 23:33

我已经很难听得进去指点了,好意的我心领,荒谬的我微笑,我摇摇摆摆自己走,捡到的果子是我的,踩到的雷也是我的,我听不见别人说什么,自己爽到就可以。

2018.06.14 00:22

走出地铁站,是很空阔的公路,像乡野一样寂静,晚霞因而也显得格外裕如,抽丝般浮游在平原上。我紧紧看着它们,想找出最瑰丽的比喻,但很快放弃了,甚至没留一点别的念头。没必要这么累吧,于是我什么也没有想,就只站在那里看云,看一架渺小的飞机穿过云层,缓缓消失。

2018.06.25 12:02

每次感到 peer pressure 的时候,我都会想起复读那段经历,然后安慰自己,没关系的,我一直是只后飞的笨鸟,人生没有尽头,又急着追逐什么呢。

2018.07.18 21:09

我活着真是够随心所欲了,完全不计后果,同事们都还在等找到下家再走,我风风火火就辞了,有个同学说社保不就断交了吗,我也很无所谓。我好像还活在一个真空的世界里,不顾身后,只看当下,可能我也没想过活太久吧,任性就任性了,那种「死文青」说的就是我。

2018.08.06 01:19

我以为夏天快要过完了,结果才刚刚开始,好像永远看不到尽头一样。

2018.08.25 19:36

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,至今还抱着微薄的希望,总觉得有一天我能出去,我可以过上快乐的生活,假如那一天没有来,我也许会崩溃,也许会大哭一场然后抓住下一个希望,不管怎样,都祝我可以拥有不会被打倒的力量。

2018.09.18 15:32

悲惨 2018,然而我已经不是那个容易消沉的人了,反正还没死,爱咋咋地。

2018.09.21 14:12

对上海又厌倦了。如果你明白一件东西不属于自己,梦境就会反复预演,你将无数次地失去它,憎恨它。太阳消失了,月亮出走了,上海岿然不动。

2018.10.17 16:31

我每天思考的东西都好无聊,准确点说,我并没有在思考什么,因此这显得我本人更无聊了。已经很少再有不想活的念头,也许是因为生活真的严峻了起来,无暇再额外矫饰,我每天想的是要怎么才能活下去,我想象中的自由还有无可能实现,如此种种,其实也很无聊。接连的辞职休整大概把我涤净了,人越来越空。

2018.10.30 13:02

坐在办公室里想大喊「好无聊啊!!!人生怎么可以这么无聊啊!!!我想逃走啊!!!」

2018.10.31 10:25

一觉得未来渺茫,忧心忡忡时,我就默念几遍「三十岁」,就好像郝思嘉那句「明天又是新的一天」,是一句咒语,一针安慰剂。

2018.11.25 21:31

郁闷了,突然觉得异常孤独,所有东西都离我很远,看得见但是摸不到,呼吸的空间一点一点被缩减,千百万只眼睛在虎视眈眈,问你何时投入火焰。

2018.11.26 09:22

一觉睡醒还是很郁闷,想跑,想逃跑。

2019 年

2019.01.02 22:44

新年第二天了,我还是有点没回过味来,别人热热闹闹庆祝的时候,我像是坐在一艘静止的船上,看着流水的影子发呆,时间过去了,但也只是这样而已。

想到 2018,「生命力」三个字总在我眼前上下颠簸,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日见衰微,犹如风中火烛,摇摇欲灭,这和肉体无关,而是自我正在消失,我对世界的好奇、冲动、追逐、怜悯都在减退,仿佛身处木头人游戏中,有人在说:1、2、3……

所以我对新年也没有一点心愿。黑夜里失眠的人,会更想看到月亮还是太阳呢?一个不算愿望的愿望:让自己找到一个出口。

2019.01.03 18:39

「祝愿你我能有今年份的好运,走到开阔光明的地方。在那里,眼界自由,精神崇高,认得出世间最好的东西。」

2019.03.23 12:06

我的人生:永远在路上,永远在迟到。

2019.03.26 11:34

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。

2019.03.26 21:17

搏一搏,两年存十万,一切为了三十岁的新人生。

2019.04.03 10:40

我还是勇气不够,做不到孤注一掷,每天受这种气是活该,只能尽力告诉自己,永远别设限,不到灰飞烟灭,生就还有希望,走得慢一点没关系,只要脚步不停,迟早会走出去。

2019.04.29 04:21

不知道两年后再看现在的自己会有什么感触,时间因为工作变得粘稠,也抛去了一半的自我,心像是驶在寒冰上的船,沿着光滑表面疾行,以为可以就此碰得到终点,但说实话,也并没有很足的底气。

2019.05.29 10:56

突如其来,好想好想好想去欧洲小镇看落日,想闻陌生的空气,看陌生的脸,在夏天过另一个夏天。

2019.06.02 16:34

一整天无精打采,打工作电话的时候也有气无力,很萎靡,又间歇性想失业了,日子何时是个头,两年啊两年,我攥紧拳头默念。

2019.06.21 13:14

世界是很糟糕,但是明年之后我会好起来的,一定会的。

2019.06.21 13:16

抱着钱包算了一笔账之后我如是想。

2019.07.07 21:58

知道自己已经足够幸运,并没有资格抱怨生活,但也有很小的时刻,只是很小的那么一些瞬间,我为着难以企及的远方焦灼,怨恨所有人。

2019.07.25 11:16

一点叶公好龙的想象:假如有十万块,我就可以放弃现在的生活,重新开始。

2019.07.29 10:56

望梅止渴:每天看一眼窗外的世界,获得一点继续咬牙向前走的力气。

2019.08.12 19:44

祝你我活得长久,比夜晚更长久,我们到无声的远方相会。

2019.10.07 02:21

假话说上一千遍就会成真,我对自己说,那件看似不可能的事,只要一遍又一遍地惦念,也一定能做到。 ​​​

2019.10.15 10:19

秋与冬的交际,田野还保持着夏的颜色,只有树叶冒出一尖尖栗色的秋,隔壁的乘客剥开一只橘子,被秋意抱得太紧,错以为自己也是自由的。下一个、下一个春天,再来一次杭州吧。 ​​​

2019.10.18 21:37

偶尔也希望来一场意外之灾,比如坐电梯下坠,坐飞机失事,只要能让人直接死掉的事,我都懦弱地、短暂地期待过,但最后什么都不会发生,疲惫的生活仍然日复一日,像一把生锈的钝刀。 ​​​

2019.10.27 22:12

只要不妥协,就不会长成大人,要做头破血流的孩子,捧着一颗心,不怕摔。 ​​​

2019.11.07 10:10

再往前一段时间也相信过「人是可以改变命运的」,但现在觉得活着只是一场大浪淘沙,有些沙砾偶然浮到海面,在浪尖颠扑,更多的沉下去,而究竟谁在上谁在下,根本无迹可循,因为海浪也不知道自己会往哪里去。如果真的有命运这回事,那也只是所有人的灾难,别做可笑的事。 ​​​

2019.12.02 15:04

冬天总是无限期地推迟黎明,前往春天的途中,下沉的小路伸出一只只手,枯瘦地萎着,试图抱雪的人彼此相拥,热气蒸腾,翩翩的离别不在此地,不在此时,铅做的背影凝固在经过的每一刻。 ​​​

2019.12.30 18:41

去年跨年还能喘口气,今年看来要和工作一起度过了,翻到去年的新年愿望是不月光不超支,倒也真的做到了,甚至还小有余裕,那么今年继续许愿吧,祝我明年早日攒够钱,真正得偿所愿。 ​​​

2020 年

2020.02.09 05:01

去年换完工作薪资翻番,胆子跟着膨胀起来,跑路冲动再次复活,既然月亮太远,那就去摘跳一跳可以够得着的果子,尽管对我这种普通女孩来说,依然像痴人说梦。这个随时会碎掉的梦,支撑我过完了 2019 年。元旦之后,我数着日子,盼望夏天早些来,让我去做完那个梦,一切就会好起来,可是梦还没有做,病毒来了。然后我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躲掉了。这里发生的所有惨剧,一桩桩一件件都在提醒我,无论身在何地,即使天涯海角,死亡的阴影都将与你我永伴,我们侥幸地活着,注定要替死去的人受折磨。

2020.02.28 18:06

我的地域身份认同一直很弱。小时候是自卑使然,不喜欢家乡的一切,那个永远灰扑扑的小城市、难听的方言和青春期的我,包括「家乡」这个词,都让人烦透了。我讲了太多次想逃走,我要出去,很决绝。那时候,江南是精神故乡。现在到了江南以东,我还是没办法安定,依然想逃,知道这里也不是留我之地。有时候看别人惯熟地使用方言,呼吸般自然地爱着土地,故乡也如子宫一样拥抱着他们,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孤儿,萍浮蓬转,不知道最终会落在何处。

2020.03.10 14:11

去年总在盼今年早点来,一转眼到了三月,又觉得时间过得太匆匆,在六月前还有好多事要做,想到这里有点紧张,还有点怕。我现在可以理解那些没有早早离开沼泽的人,因为改变总是很难的,习惯了和沼泽共生的人,痛苦已经内化成骨和肉,改变意味着把自己彻底撕裂,和这种剧痛比起来,与沼泽一起下沉反而像诱人的美梦。

2020.03.12 23:27

每天看到新闻都在犹豫该不该辞职,可是不辞职又不甘心,我以为自己很有勇气,但还是胆小鬼罢了。明年世界会好吗?欧洲会好吗?还能出国吗?辞职之后能养活自己吗?每一个问题我都找不到答案。

2020.03.25 00:30

一受挫就在脑内排演人生:一,放弃辞职,对 007 生活认命,按部就班熬到独立接项目,彼时已经近三十岁,单身,又胖了二十斤,腰肌劳损严重,黑眼圈比双眼皮宽,刚存够首付的三分之一,一直闷闷不乐,随时想出走。二,按计划辞职,学校申请没通过,但不想重新上班,在家躺尸一年,花掉一半存款,厌恶大城市,也不喜欢小城镇,不知道明天在哪里。三,学校申请通过,躺尸半年等开学,再往后是一团迷雾,充满未知数。看这个长度就知道……虽然第一种是最稳妥的活法,可是我已经提前觉得不开心了。既然注定要出走,还是趁早吧,反正怎样都有可能后悔。

2020.03.29 17:29

「不想过那种被别人杀了然后吐槽杀人方式的人生。」 ​​​

2020.03.29 20:44

辞职的念头只要一动,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每分每秒都是煎熬,但是看这个情势发展,至少未来两年都会很艰难,我不能再有侥幸的想法了,时代的走向不会因为我是否辞职发生改变,不要妄想等疫情彻底结束后再去做什么,现在就开始吧,停止抱怨,好好审视一下生活,想做的事尽快去做,像个成年人一样,别对痛苦撒娇了。

2020.04.18 22:00

和妈妈打电话,聊着聊着又说起出国的事,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出去,我说我想要自由,这里找不到,所以想出去找一找,她说好,支持你,感谢我妈没有问「你要自由干什么?」 ​​​

2020.04.21 15:52

感觉我就像小马过河里的老马,一直对心里那匹小马说:「别听别人的话,水深不深,你试一试就知道了。」 ​​​

2020.04.26 01:36

活动结束之后,被室友拉出门,各骑上一辆单车去了江边。我们停在梅德赛斯附近的广场上,商量去哪个方向,话没讲几句我开始拿出手机处理工作。打电话,搜索新闻,回复消息,一件件事没完没了。室友和我打了声招呼,径自骑远了。我一声接一声地叹气,恼恨地想:我何必出来呢?

等消息的时间里,我对着黄浦江那头的落日拍照,人影稀疏的江边,夕阳也显得很空旷。那一会儿,我为自己觉得心酸。

手机稍稍安静的时候,打电话给室友,发现她几乎要骑到天边去了。骑上车准备去找她,刚走几步又被绊住,继续拿起手机干活。等她回来,太阳已经落得很低了。

她说这条骑行道很长,可以从梅德赛斯一直骑到南浦大桥,甚至更远。在附近住了半年多,我们竟然第一次知道骑行道的存在。唉,我叹到不想再叹。

我们掉转车头,一起往南浦大桥的方向骑去,上坡,然后下坡,掠过一群群人,天色越来越黑,黄浦江两边的灯亮起来了。

我们停在南浦大桥下面,对面就是陆家嘴,霓虹闪烁,流光溢彩,看起来崭崭新,永远不会旧。我说,现在有一种在这里过一天少一天的感觉。室友说,嗯,房子快到期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住下去。

她没理解我的意思。我想说的是,我在这里越久,越觉得自己很快就要离开了。这句话我已经反刍了很多年:我不属于这里,这里也不属于我。

2020.04.30 20:28

活着的过程像是从沙砾中把自己淘出来。小时候埋得最深,看每一粒沙如看珍珠,明晃晃的耀眼,和天一样沉,自我是最小的。再长大一些,开始用手握沙,捧在掌心,要用它们造一座城,不舍得丢下。后来,砂砾越攥越多,却变成一粒粒鱼眼,对自己毫无用处,于是中途随手抛掷,赤条条游到海底去了。 ​​​

2020.05.14 01:42

在上海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见识到了一群高学历外企 bitch,认清了我到死也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这件事。我仍然朴素地想成为小时候一直渴望成为的人。 ​​​

2020.05.21 11:55

早上刚睡醒,无意点开一个翼装飞行的视频,看着看着就开始哗哗流泪,好像被一种庞然的、道不清的情绪攥住了。受躯体所限,在天地间,无论做人还是做动物,都很可怜,但因为和同类共情,尤其替人觉得伤感。肉体和灵魂就像树和藤蔓,不是所有藤蔓都希望依附终生,谁没有过想抛弃肉体的一瞬间呢? ​​​

2020.05.29 10:21

深夜看爱沙尼亚新闻,因为担心秋天再来第二波,政府有可能会拒绝非欧盟国家的留学生入学,发言人说,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,我们不能再考虑三个月前制定的规则。The world has changed. 看着这句话,有点发愣,你球回不去了。 ​​​

2020.06.11 01:57

感觉我过了三十岁还会是土土小女孩的样子,永远做不了城市里的大人。 ​​​

2020.06.16 17:44

在这个地方功成名就应该是一件可耻的事。即使过着普通的生活,我也时常感到羞愧。 ​​​

2020.07.09 18:26

昨晚梦到去爱沙尼亚了,学校只有几间古老的旧屋,走进去看到一位个头不高的女士,是校长,和她聊了很久,我说,我一直好想来这里。再后来爸爸也来了,我陪他到外面散步,在空旷的雪地上走啊走,遇到一个穿黑衣的老头盯着我们看,我张开双臂,继续大步往前走,空气又冷又清,四周好像荒野。 ​​​

2020.07.10 18:28

身在无形的牢笼比有形之物更可怕,越长大越发现承受苦闷的阈值在下降,连等待一分钟都很痛苦,十八岁那么轻巧地第二次跳进同一条河,是怎么忍下来还没有崩溃的呢?心灵好像并没有随着年纪增长变得更加丰润,再来一次恐怕我立刻就枯萎了。 ​​​

2020.09.29 22:10

开始畅想明年要做什么,先去山里和城里遛一遛,然后收拾东西回高老庄,踏踏实实学英语,看电影看书玩游戏,顺便再学个车,减个肥,等到下一年,这国能出就出,不出就找点其他事做,怎么样我都不亏,美滋滋。 ​​​

2020.12.08 18:16

每次静下来,想起这两年,都觉得自己运气很好,想做的事在一件一件地完成,甚至比预期中更顺利,天底下没有比我更幸运的人了——尽管这么想很有自恋的嫌疑,这样的想法仍然不断地冒出来。有时候还会想,在我二十几载的人生里,即使平淡,也充满了一个又一个的好运气泡,有的被我抓住了,有的破灭了,但无论是哪一种结果,我都没有后悔过。幻影一样的泡泡,却给了我饱满的勇气,已经足够了。

2020.12.08 18:25

能够遇到小猫是这两年最好的事情,他不是泡泡,是我的珍珠。

2021 年

2021.01.18 19:19

能在同一家公司辞职两次也是很难得,但我和老板说:我觉得人生是螺旋上升的,那时候和现在是不同的情况,第一次辞职是刚毕业,对未来还很迷茫,这次辞职已经有了一定资本,所以我还是想试一试,我不想忙着忙着,一转眼活到三十多岁,到时就更没有勇气改变了。当然老板还在尝试挽留,不过不好意思,既然上次很坚定,这次也是一样的。

2021.01.21 14:42

老板前两天劝我,最好有一定经济基础再去考虑其他事,我说,如果想完全准备好再去做,就会错过最好的时间。虽然说这种话有逞强的成分在,但我的确发现,人对于金钱永远不会满足,哪怕手里已经有十几万,依然无法避免对未知的恐惧,所以,不要瞻前顾后,想做就去做,这话再一次说给我自己听。

2021.02.20 18:02

小时候说要去更远的地方,走向更大的世界,把有限的生命无限延展开,现在觉得,人生反而是一条越走越窄的路。一开始,向着荒野的方向走是种本能,走得远了,才发现天上的云那么多,但想抓住的永远只有西边的一朵。于是在某一个岔路口,拐入了朝西的小径,不知道尽头最终会通往哪里,可是看着那朵云,心是宁静的。所谓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,也是这样的心情吧。

2021.03.22 12:36

第一次觉得周一是个好日子,别人上班我散步,往常总是聚集着很多人的几条马路,在阳光底下安安静静的,嫩绿的树芽,漂亮的洋房,我边走边看,越看越舍不得,真好看啊,可是马上就看不到了。虽然在上海待了七八年,但更多时候我只是埋头在自己的壳子里,很少向外伸出触角,所以一直不敢说对这里有多熟悉,最多称得上认识。那时候选择来到这里,和现在选择离开,有一半都是出于冲动。来之前我以为不会喜欢它,走之前我也以为不会留恋它,但最后发现事实都是相反的。不过这一切是我一厢情愿,我认识上海,它一定不认识我。好好做个告别吧,有缘再见。

2021.04.05 17:12

春天真好,无论是出发还是离开,都充满希望,让人觉得一切都会变好的。 ​​​

2021.04.06 16:56

呜呜,好喜欢杭州的春天,满眼深深浅浅的绿,多得快像海一样满出来了,我嗷呜大吸一口,扑通一声跳进去,心想就这么溺死在里面也可以。

2021.04.06 19:10

妈妈问我一个人玩寂寞吗,不不,一点都不,与其说是玩,不如说我是来趁着春天做梦的,梦这种私人的事当然只能有我一个主角,我可太幸福咯。 ​​​

2021.04.18 21:58

人确实会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感到忧伤的,在我小的时候,就常常如此,那时以为是青春期限定的幻觉,现在发现,这似乎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,一种沉潜在内心深处的哀愁,就像日复一日吹向我们的荒野的风,那么空荡荡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,又仿佛什么都已经消逝了。 ​​​

2021.05.06 22:30

人活着就是很飘摇的,再没有什么比人心更容易迷失了,工作是一只多数人最可及的锚,即使不喜欢,有了这只锚,身体才不至于在虚无里沉下去,没有工作,就需要有其他东西稳住自己,不存在无限的自由。

2021.05.11 23:41

保持一种丧丧的乐观,不要问,不要停,只管做就好,即使到不了真正想去的地方,说不定也会有另外的可能。 ​​​

2021.05.12 01:52

「集体」是我最讨厌的东西,但人一生下来就活在其中,学校、公司、家庭、国家,好像一个个的瓮,总有一个等着请君入内。缩在这些瓮里,有人觉得安逸,但我感受到的永远是窒息和禁锢,迟早有一天会被抓走挨个放血。我这只鳖此生的愿望是,就算死,也要一只鳖死在外头,不想属于任何一个集体。 ​​​

2021.07.06 10:12

我念叨过太多次命运了,这个词仿佛刻在了骨子里,不需要回望太远,只要稍稍回忆下两三年前,就觉得一切都是冥冥之中。

决定从当时的室友那里收养小猫的时候,我待业了一个夏天,刚刚找到新工作,住在一个狭小又老旧的房子里,很穷,尽管纠结到底有没有能力养好他,但还是不舍得错过缘分,于是就这么开始了。几个月之后过年回家,把小猫留在了上海,结果小猫趁着室友朋友开门溜了出去,我在几百公里外急得团团转,虽然被人勒索了一把,很不愉快,但好在小猫找回来了。经过这次教训,第二年过年回家把小猫一起带了回去,紧接着就赶上疫情爆发,我开始后怕,如果没有把他带回来又会是怎样。再回上海的时候,我把小猫留给了爸妈照顾,像一个留守儿童的妈妈,被工作折磨得死去活来,每隔一段时间买点猫粮猫砂寄回去,然后就这么度过了漫长的一年。

不知不觉,小猫马上三岁了。这听起来可能没什么,但对我来说,很不可思议。实话说,当时那个决定多半是出于冲动,我只是想,如果不养他,我可能再也遇不到这么喜欢的小猫了。好在我有好好地把他养大。于是我知道了,很多事情只要去做就好,不要多想,不要害怕,你迟早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。

2021.09.21 14:30

这两天又开始在脑海里频频复读五年前写的一句话:生活在看不到美的城市无异于慢性自杀。想看云,想看海,想看森林,想看花。 ​​​

2021.10.02 07:12

又有点庆幸自己喜欢记录一些有的没的,哪怕是别人看来很无所谓的情绪,在回过头看的时候,好像隔着时空被安慰了,想拍一拍过去的自己:其实你很不错哦,慢一点也没关系,好的东西总是来得很慢。不只是写作,我的人生可能就是这个样子,笨鸟慢飞,只要一点点地飞,迟早会飞到想去的地方。 ​​​

2021.10.12 19:34

人生是线性的吗?大部分时候或许是的,这是条一旦开始就只能走向终结的绳索,过去的时间凝成一个结,永远停留在背后,不会再回来,但有时候也会意识到,我们只是行走在一个仓鼠之笼中。在笼中,时间是游动的,像漂浮的微粒,过去寄附在上面,偶尔会借着四季的风物复活,或者是一缕风的温度,或者是一片云的颜色,在那个瞬间,时空的秩序被打乱,这一刻和那一刻重叠,现在的我们和过去的我们重逢了。人生再长也不过是在四季之中。

2021.10.13 18:21

到今天依然在流浪,两手空空,身边空荡荡,随时想逃跑,随时想离开,永远保持着抽离的心态,不知道这究竟是我人生的主题,还是那个可以让我安定的节点还没有来。

2021.10.25 14:16

我擅长的事不多,但逃跑绝对是很靠前的一件,以前觉得这样不太好,有点像逃避,但现在发现,很多人的痛苦其实就是来源于「不想逃跑」和「不能逃跑」。逃跑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,它意味着清零,以及需要面对比清零更让人恐惧的未知。我希望自己能像现在这样一直拥有逃跑的勇气。 ​​​​

2021.11.09 01:08

最近其实有点痛苦。决定辞职是为了专心准备留学,但实际上这半年除了沉迷写同人(真成全职嗑 CP 了)和考驾照,根本没在做正经事,眼看开放申请的时间越来越近,才终于紧迫起来了。拖延成这样倒也不奇怪,毕竟我从小到大一直是这个德性,所以并不想过分自责,我只是在想,接下来要怎么做。

家人朋友大概都觉得我一定没问题,但没人知道我有多茫然。我选择了一条很窄的小路,这条路只允许一个人通行,谁也帮不了我,这件事我早就知道,我对自己说,我不怕,可偶尔还是会迷茫。成绩,文书,语言,存款,每一样都让我紧张得要命,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,也不知道假如不能成行,明年又该何去何从。这像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,我只能勉强地去回答。

今年的冬天开始得好早,明年的春天也会来得早一点吗?我悄悄地这么希望着。

2021.11.14 01:00

前天下午又去了高中,几乎是下意识的,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,我就会到高中附近转一转。其实我很讨厌学校,对于这座城市却只有和学校相关的记忆最深刻。高中就像是一个分水岭,在那之前,我的生活刻板又无趣,在那之后,才出现了新的可能。想要在这时候去那里,或许是潜意识里觉得现在的我和 2012 年的我正站在同样的处境中。

一个糟糕的、孤独的自己,困在一个小小的房间,抱着一个小小的目标,想要去一个从未到达过的远方,这一点确实和十八岁一模一样。我真是擅长自苦啊,好像非要先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,才能心安理得接受即将到来的快乐,想不到快要十年过去了依然如此,真没长进。

「有一阵风,我隐约感受到了,在疲倦的下午,从北方来。那不算光明的过去,像沾湿的薄荷,吹过脸颊。金黄的叶子落了,我突然很怀念。」前年的今天,还在为繁重工作困扰的我写了这么一句话。尽管很没头没尾,但我马上明白了自己怀念的是什么,因为我还在渴望着、找寻着——想要爱人,想要自由,从十八岁到现在,这一点也从来没有变过。

我明明是个懦弱又胆小的人,想要得到的却总是那么庞大的东西,我不知道对这样的我来说,有这种野心是好还是不好,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野心,只是想要爱和自由而已,还有什么比这更纯粹的事情吗?不过我知道,越纯粹的反而越难寻,费尽一切到头来也许仍然两手空空,可我还是想拥有一个不会后悔的人生,一个无论何时停下都不会后悔的人生,这就是我能付出的最大的勇气了。

2021.12.26 22:30

本乡毋宁暂且僭越地做一回精沪,《爱情神话》看得我好想好想上海,好想那些在痛苦的日子里闪着光的时刻。你知道,上海提供了一种幻影,这种幻影在我看来,是孤岛式的,又像海市蜃楼,它不真实,却诱人。在幻影里,你以为自己也会过上那样的生活,可是真的会吗?我靠近过,但很快就从泡泡里惊醒了。我不能说对上海毫无留恋,不过在决定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,自己从此只是过客而已,人不能既要且要,为了追求真正想要的,就要忍痛割舍掉很多东西。我依然很想念它,也会再次路过它,只是不希望再回去了。

2022 年

2022.01.10 12:04

看来虐人者也不总是恒被虐,雅思考得比我预想中高好多哦,我的福报来了!大开心!可以安安心心继续下一步了! ​​​

2022.01.12 18:29

睡觉前和清醒后是我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候,一闭上眼,种种不安、忧虑和芝麻大点的烦恼都会扑过来,越想越难以入睡,好不容易睡着,早上一睁开眼,这些被封印的妖魔鬼怪就又卷土重来。好难,好怕,但还是决定一件件去做。好,这件处理完了,继续下一件,战战兢兢、一步一步地走,还是好怕,还是好难,不过幸好没有停下来。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立 flag,但我又忍不住在想,我真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。

2022.02.14 23:36

明明是个很不擅长学习的笨小孩,却总是给自己找难题做,让我焦虑的不只是眼前的一两件事,而是它们背后那个未知世界所带来的恐惧,我太害怕了,不知道究竟自己能不能在那种痛苦中活下来,可是为了得到想要的生活又不得不那么做,我只能盼望着这一切终将值得,这样的话,现在的我还可以再努力忍受一下。 ​​​

2022.02.25 00:02

昨天是爱沙尼亚的独立日,这个东欧小国先是被俄国吞并,在 1918 年宣布独立,后来又被苏联吞并,在 1991 年恢复独立,所以对俄罗斯可以说是深恶痛绝。前几天去看本地新闻,对于乌克兰那件事,爱沙尼亚政府毫无意外地报以反对之声。战争一爆发,不禁想起这个国家的命运,还有我的命运,这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乐土,我终于再次知道。

2022.02.25 19:06

家乡这个小城像一个吞噬活力的黑洞,只要还在这里,「我」就无法作为「我」活着,而是被封印在十九岁以前的身体里,什么都不想做,什么都做不了,孤独、无力又贫瘠,但当我一个人,即使是在陌生的地方,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。 ​​​

2022.02.26 13:21

现在就是以一种屎中炼金的心态活着,知道自己依然软弱,但不会再轻易地想到死,也不想因此变成面目混沌的人,来这一遭躲不掉的,清醒地直面吧。 ​​​

2022.03.17 20:08

像俺们这种敏感的人的确很容易陷入自我感动,但有时候也是靠这种东西活下来的,为了在无聊的人生里追求一些文学性的时刻,达成「经年后」与「多年前」的呼应,所以才去做,去闯,去创造。 ​​​

2022.03.26 00:27

度过了情绪混乱的两天,还是觉得应该写点什么,可是从哪里写起呢,毕竟对我来说,这其实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,不知道应该把哪里看作讲述的起点,想了想,不如就从我的微博简介说起吧。

「吃好睡好早点跑」,我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写的了,但我还记得把它设置成简介的原因。想跑,想逃跑,想去到能让自己更自由的地方,这个念头在我心里存在已久,甚至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。十几岁的时候,我一直想逃出家乡,说什么也要离开,于是在高考失利后干脆地选择复读,苦苦煎熬,终于在第二年去了上海。大学毕业以后,我对这片土地越来越感到厌倦,上海也难以留住我,想跑的念头再次复苏,这一次我想逃到更远的地方。

可是逃跑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或者是金钱,或者是时间。我一直自嘲「小城穷二代」,家境普通,成绩普通,长相普通,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,除了苦熬的耐力,我什么都没有。那么,就用时间慢慢熬吧。19 年 4 月我换了工作,薪资翻番,胆子也跟着膨胀起来,「既然月亮太远,那就去摘跳一跳可以够得着的果子」,我决定攒钱去留学。

至于为什么是爱沙尼亚,我们伟大的糕点师傅金三顺小姐曾经说过:「有一天我走进一家旧书店,不经意地拿起了一本书,那刚好是一本关于法国甜点的书,假如那是一本关于鸡只鉴定的书,现在的我可能就是鸡只鉴定师了。」假如那时我看到的是关于芬兰留学的文章,现在的我可能就去芬兰留学了。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钱和成绩,因为爱沙尼亚就是普通的我跳一跳也可以够得着的那个果子。

我说过我是一个很固执的人,一旦决定了要做什么,就会非常执着地去做。从 19 年 4 月到 21 年 3 月,将近两年的时间,我一边被工作折磨得吐血一边慢慢攒钱,每个月固定存一笔,积少成多,居然也存下了十几万,在我辞职后,甚至还会有几笔提成分批入账。我恨这份工作恨得要死,可我不得不同时承认,是它让我长大了,也给了我逃跑的资本,无论是金钱还是经验。

在这两年里我不是没有动摇过,在很多次甜美的幻觉中,我曾反反复复地想:这样不是也很好吗,为什么非要跑呢?但我又反反复复地警示自己:要走就走,要留就留,别做骑墙派。所以我还是辞职了。

回到家乡的这一年,我感觉自己再次踏入了十八岁时的那条河,隔着九年,我又站在了同一个起点,为了同一个目标:去远方。孤独,苦闷,煎熬,这些情绪也和九年前没有两样,不过幸好,九年后的我依然很擅长苦熬,幸好,我总算熬到了。

收到 offer 邮件的一瞬间,我的心脏差点从胸腔里跳出来,表情却很冷静,只是忍不住地微笑,接着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朋友。洗澡的时候我还在笑,可是笑着笑着就哭了。热水哗哗地浇在身上,那么温暖,我突然觉得好委屈,这种感觉绞着我的肚子,让我弯下腰开始哭,我捂着脸,哭得好用力,眼泪流个不停。谁都不会明白我究竟在哭什么。

也许在很厉害的人眼里,我做的选择并不聪明,我做的这些事也没什么大不了,但只有我自己清楚,作为一个普通女孩,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不普通的事了。我为自己想要的人生尽过力,我没有对不起自己。

两年前,为了支撑自己走下去,我把电脑壁纸换成了塔林的老城,和塔林的圣诞集市一样,是我用来望梅止渴的梅。我因为圣诞集市爱上塔林,在圣诞节考了雅思,又在面试时用圣诞集市逗笑了导师,我很难不唯心地想,这或许是一种命中注定。

去年在为雅思痛苦的时候,我写过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,是这句话一直支撑着我仍然愿意去相信些什么」,我还写过「好事都会在春天发生」,现在我听到回响了,好事也发生了,人生留给我的预言没有错,我所相信的也没有错。

未来究竟会怎样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不会有轻易的人生,我一定也还会经历害怕、痛苦、迷茫,不过没关系,我会熬过去的,就像以前和现在这样。

2022.03.26 14:23

还是想叨叨一句,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好处是我们能检索到海量的信息作为参考,但坏处也在这里,如果在做选择的时候犹豫不决,不知道谁是对的,可以想一想《小马过河》,这个小故事说是我的人生寓言也不夸张。 ​​​

2022.03.28 00:31

亲爱的朋友,相见好难,夜晚好长,人间这么疯,明天那么远。 ​​​

2022.03.29 14:42

在油管上看介绍爱沙尼亚语的视频,评论里有人说作为本国人学了十一年都没学好语法,已放弃,另一个人附和说,我懂,我应该不是地球上最笨的人,我还在大学读研究生,但我有时候还是会怀疑我的语法对不对,我笑……

然后继续往下划,有人说,爱沙尼亚人如果听到你想学他们的语言会很开心,但如果你真的开始这么干了他们就会变得很冷漠,因为觉得你想永远留在这儿然后抢走他们的土地。暂且不论是不是真的,这让我想起很多听过的话,比如不要暴露河南人身份,会被歧视,上海人排外,去了也会被歧视,等等等等……

在我年纪还小的时候,我为自己的身份和语言羞耻过,毕竟俺们河南人总是在偷井盖(不是),等到上大学以后才慢慢从这种迷思里走出来。以我个人的体会,假如因为囿于这种狭隘的想法而不敢走出去,只会让自己变得狭隘,甚至可能反而成为歧视论的拥护者,当你选择无视它或者直面它,你会看到一个更大的世界。歧视当然存在,但那不是用来束缚自己的原因。

2022.04.08 19:36

好耶!收到正式 offer 了,准备开始搞签证之类的东西,阿弥陀佛,哈利路亚,众神保佑,放我出去。 ​​​

2022.04.11 02:18

这两天因为研究签证和几个网友聊天,聊着聊着开始忧郁起来。我深知这不是一条多么光明的路,它不意味着我即将过上美丽生活,而是意味着我将进入一个更残酷的新世界。在那个新世界,我需要抛弃旧我,重新长大一次,要为了一点点希望而付出无限多的努力,但没有人知道这些努力是不是真的有用,只是我没有更多选择了。那是一个残忍的、陌生的未来,我无法不恐惧,然而还是那句话,我没有更多选择了。「人生有什么大不了,靠胆量活着吧。」不知道为什么,想起了这句台词。

2022.04.12 12:02

一睁眼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的问题,这个是什么,那个又是什么,怎么办,怎么办,整个世界就是一本写满「略」的答案之书。 ​​​

2022.04.15 01:39

顺着上一条转的微博想了想自己的未来。其实我是打算留在国外的,但身为就业底层的文科生,这个概率实在很低,而我又不想去学代码,那只会让我痛苦,所以想开了,还是跟着心走吧,只为我喜欢做的事投入精力,未来如何留给命运。 ​​​

2022.04.28 15:22

尽管内心深处始终存在着软弱和颓丧,但我一直觉得自己心态超级好。为了抵达心中的某个目的地,我可以忍受一切,擅长从无意义中寻找意义,从痛苦中品尝幸福,我就是不断地靠一口气活着。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自欺欺人,可我不觉得有什么错,毕竟人太容易被击溃了,只要不会被打垮,我愿意这样骗自己。无论用什么办法,我都想要在精神上稳稳地站住,那是比肉体更重要的东西。我知道一切都在变得更糟,可我还不想倒下。

2022.04.29 02:19

从签证处出来的时候顺了张塔林的旅游地图,经过观摩,发现从学校到老城区只需要步行二十分钟,吃完饭遛个弯的工夫就到了,这可真是美滋滋。再忍忍,几个月以后就能出去玩了!来年我还要游欧洲!

2022.05.09 23:56

这两天总是想起去年离开上海时发的那条朋友圈:「离开的这天天气也很好,感觉被祝福了,八年眨眼一瞬间,拜拜啦,有缘再见。」人生的契机真是无法预料,和朋友说我还不想死是因为有盼头,让我在今年出去可能是天意,说出这种话无端有点愧疚,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。我像是一个在高空走钢索的人,每一天都心存恐惧,颤颤悠悠地向前走,却也很容易快乐。当我以为自己即将坠落下去却又站稳的时候,就会被巨大的幸福笼罩住,心想,我真是幸运啊,尽管那一刻身体仍悬在高空。从去年开始,这样的时刻变得越来越多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大脑为了骗我活下去才触发的保护机制,我只知道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时时刻刻地感到沉重了,偶尔也会有轻飘飘的瞬间,托着我飞起来。去年发完那条以后,我的朋友圈再没有更新过,让时间一直停在了那天,想着等下次真正告别的时候再说声「好久不见」,可是还能有缘再见吗?

2022.05.18 18:49

拿到护照好开心,看签证那页看了好久,整本护照里除了这一页就只有一个泰国的旅游签,其他都是空白,就像我的人生一样贫瘠无聊,以前怎么样都无所谓了,以后我想去更多更多的地方,想看更多更多红色蓝色的章把它盖满。 ​​​

2022.06.01 15:03

时间过得好快,一眨眼只剩下两个月,然而还有好多事情要做。买东西买得焦虑,一边担心钱一边又不得不买;身体不太好,但拗不过老板的请求,过几天可能还要出差;因为打算从香港飞,还想走之前和朋友们告别,应该八月初就会离开家,离开小猫。我没有要开启新生活的喜悦,只觉得难过。 ​​​

2022.07.13 20:43

最近两天一直在想:十几岁的时候我在想什么?希望长大以后过上什么样的生活?在那个年纪,我像是一颗马路上的小石子儿,总在惊慌失措地被人踢来踢去,或者是追着别人的脚后跟滚来滚去,就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是一个太不值得一提的人。我没有伟大事业可以想象,烦恼的都是「我我我」,比如能不能再活泼一点,话多一点,高一点,瘦一点,白一点,漂亮一点,痘痘少一点,是不是我变得足够好,我喜欢的人才会喜欢我,大家也都会喜欢我。这就是那时的我对自己的想象,我想变成一个美丽的好人。

对长大以后的生活,我也有过想象。我想离开这个贫瘠的小城市,到大城市去,想在那里读书,然后做一份喜欢的工作,拥有一栋自己的房子,和喜欢的人、一猫一狗一起悠闲度日。总之,十几岁的我想象中的未来是一个纯白的、真空的天堂,除了我想要成为和拥有的一切,那里什么都没有,没有战争,没有疾病,没有混乱,没有憎恨,没有割裂,没有流浪……那些让现在的我感到痛苦的,在天堂中统统不存在。

可是现实背叛了我的想象。我没有变成一个美丽的、受欢迎的好人,依然丑丑地、孤独地长大了,而我走了那么远的路,到达的也不是天堂,是地狱。我所见的和我想象的背道而驰,最终我过上了一种预料之外的生活。

很残酷,不过也很好。因为我意识到,我曾经的想象不过是一个孱弱、苍白又虚幻的泡泡,随时可以破灭。十几岁的我羡慕过很多人,但假如问现在的我是否愿意和他们的生活交换,我一定会说不。我不愿进入那样的泡泡。

我选择的生活既是预料之外,也是意料之中。

在生日这天,我又像往年的每个生日那样难过起来,频频想哭,但这次不是因为孤独,而是一种更复杂的情绪。生日真是一个可怕的日子,它让你被迫看清当下的自己在一生中所处的位置,时间这把尺子从短短的十几寸延长到了二十几寸,以后还会更长,一想到过去的我是如何走到这里,未来的我又将走向哪里,感慨、伤感和恐惧就占据了心头。

十年前的今天,我在另一个账号上发过一条微博:致十年后的我的三句话(豆瓣):请坦然从容地面对自己,最好能尽情嘲笑十年前你的笨拙和无知。亲吻你的梦想,无时无刻不记它在心上,无论怎样都去捍卫并实现。放下情绪吧,希望那时的你已能够释然,过去总会过去。

看到这几句话先是愣了一下,还以为是摘抄,查过之后才发现,这是豆瓣在十年前发起的一个活动,是我自己写的。十年前的夏天,我决定复读,从头再来,大概那就是我为现在的生活做出的第一个选择。

我并不想嘲笑十年前的自己,我只想对她说一声抱歉和谢谢。十年后的我已经释然了,但我还是没能坦然从容地面对自己,我仍然对自己充满困惑和抗拒,并且还会继续和自己缠斗下去,不过我唯一能确信的是,那在我心中燃烧的火焰永远不会熄灭,除非我生命的烛火被吹熄。

下一个生日过后离三十岁将只剩一步之遥,等它到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毕业了,现实中的三十岁会和我想象中的三十岁一样吗?不管怎么样,只要那时的我不后悔就好,像过去的每一次选择那样。

2022.08.27 06:32

飞行了十二个小时后,广播说即将准备降落,请打开遮光板,然后就看见了这样的天空。嗨,在这里又见到你了。 ​​​

2022.09.01 12:21

Tere! My wallpaper! ​​​

2022.09.19 01:49

现在的生活像是时间倒流,回到十九岁那年重新又活了一回。同样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上学读书,同样是慢慢从旧的我里生长出新的我,同样是对未来一无所知,但现在又和那年不一样了,世界已经改变,我也已经改变。我对所见的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可说的了,暂且享受眼下重生的快乐吧,不管以后会怎样。 ​​​

2022.11.26 19:05

我现在的生活大概是这样:在荒原之上徒手建筑高楼,看它反复塌陷又重建,一遍遍沉默咽下震落的瓦砾。你看我有九十九层高,我看自己只是废墟。 ​​​

2022.12.03 22:49

刚刚在手机上看地图,双指缩小屏幕,再缩小,看见代表自己的小蓝点在一片蓝色的海的下方,一收一缩,仿佛在呼吸,与地球最北端的距离只有一个指节宽,一瞬间有点恍惚,好像睡在一个不属于我的梦里,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,没想到我竟然会在这里,曾经觉得那么远的地方现在原来离我这么近。恍惚之后紧接而来的就是错觉:世界正向我敞开,我想去哪里都可以。

2022.12.31 02:10

成长为「人」真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,尽管做了那么多事情,可我常常觉得自己过去二十多年一直在和虚空搏斗,时间和精力都蹉跎了,唯一做到的是让自己活着,在成为一个健全的「人」上却几乎毫无建树。在今年的最后一天,又想起十月的时候,我写:「我只是年龄和肉体虚长,心灵还像泡在羊水里的胚胎,……我怀揣着这颗新生的心,像抱持着一个婴儿。」曾经的日子仿佛是上一世,直到今年,我才重新触摸到新生命的脉搏,而且这脉搏的诞生来自我。这么一想,我其实很了不起啊。因为幼小而过于敏弱的心灵,和容易哇哇哭叫的婴儿一样,大多时间是扰人的,可是婴儿迟早会长大成人。前世我已无法重来,但今生「我是我自己的母亲」,小兔崽子,新的一年,试着再长大一点吧,一点点就可以了。​

2023 年

2023.01.20 23:44

我确实很乡下人,一想到马上要出去玩,心里就会冒出一个泡泡:哇,我要去欧洲玩了,我居然要去欧洲玩了耶。虽然对其他人来说没什么了不起,但如果讲给小时候的我听,她一定很高兴,这个笨小孩现在可以去欧洲玩了耶。 ​​​

2023.03.14 18:12

我的人生 be like:找个理由去死,再找个理由活下去。 ​​​

2023.07.13 03:41

突然地:我知道活着终究是件折磨的事,可能你想要快乐,想要爱,然而始终两手空空,但在这一秒钟,在你的眼睛停留的一秒钟,我祝你快乐。我爱你。 ​​​

2023.07.13 19:50

又突然地:朋友们!要爱啊!还要大声地讲出来啊!祝你每一份说出口的爱都能被听见! ​​​

2023.07.26 02:41

「体感上这两天过得好漫长,心像是拆散了又零零散散地拼起来,不成个形状,很异样的古怪。我似乎是一个标准的大人了,能一个人做很多事,可我又觉得我是一个糟糕的大人,感情充沛得近于虚假和廉价。也许眼泪一方面是为人与人之间的照映,另一方面是为这光亮的有限和不可再进一步。光照得亮自己就够了,话说得太满反而会作假,最好是留在此岸,无声看小舟远去。」

「还有一种感觉,我已经在无人的岔路上走得越来越远了,身边好像有很多人,但停下来,发现只有风吹过自己。」

删嘟文看到六月初刚搬家的时候发的两条。离开宿舍前和室友拥抱告别,毫无理由地哭了,一个人到新家之后又哭了很久很久。那时候室友问我为什么哭,我说我不知道,但其实我是知道的。不管愿不愿意承认,我和包括她在内的一些人只能一起走到这里了,哪怕以后我们再见面,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。我又孤身到达了一条路的终点。

2023.08.21 04:28

总说我的人生可能要到三十岁才重新开始,以前是把这份直觉或者说幻想当作活下去的支撑,心里其实还有些存疑,但是到了现在,我越来越相信这是真的。21 年之前的我不能算是真正活着,只不过是稀里糊涂地被裹挟着往前走,对于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根本一无所知,也没精力去想,在乱七八糟的声音里,人是麻木的。辞职和出国以后,四周突然安静了,剩下我一个人,孤零零的,我没事情做,只能一层一层把皮扒开,认真地端详自己。疼,疼死了,皮连着筋,筋连着骨,疼得我辗转反侧,可是这层皮一旦撕开就没办法再愈合,只能忍着疼把它扒下来,让新的皮肤长出来。过去的两年多,我就一直在做这件事。对自己,对人的关系性,我都有过幻想,但这幻想已经跟着扒下来的皮一起破灭了。真相很残忍,可是我不会再用这种残忍惩罚自己。辞职的三个月前,我一边整理庞杂的项目资料一边伤感,那时候我写,这就像一个把自己从茧中逐渐剥离的过程,新生必然伴随着阵痛,现在回头再看,原来这又是一种精准的预感。人和这个世界一样,其实都是不变的,不存在变好的那一天,新生不意味着脱胎换骨,而是让真的自己显露。不过为什么非要执着于变好呢,没关系的,世界已经是这个样子,接不接受它无所谓,接受自己就好。

原本想写一写出国一年的感想,结果写了三段话之后不知道该怎么继续,就一直搁置着没写,但我现在觉得,今天写的这一段足够了。另外再附上一小段:Don’t fear life. Life is an unceasing flow. Just jump in and go with it. It will lead you to where you should be. 不要害怕改变,人生总有出路。

2023.08.27 21:14

前几天我说,人和这个世界一样,其实都是不变的,不存在变好的那一天。以前我也曾幻想过,出国以后我会变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,变得活泼外向,交很多朋友,过丰富多彩的生活,但事实是,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(……),现在的我根本没什么朋友,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待着,活动半径不超过五公里,日子过得非常平淡,和在国内的时候区别不大,甚至可以说更糟糕,频频徘徊在抑郁边缘。

不是没有痛苦过,我直到上个月还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和这样的生活,但是生日过后我开窍了,过程略过不提,总之我渐渐意识到,正因为是这样的我,才会过上这样的生活,不过无论是这样的我还是这样的生活,其实都是正常的。别人的生活再美丽,那也不是我的,我不甘心是因为没有看清自己到底是谁,没能接受自己,所以才以为拥有那样的生活就能变成一个(在别人眼里)更好的人。可是我真的需要很多朋友吗?真的需要很多活动吗?并不。不是说我完全不需要,而是我本来就不需要那么多,一点点,一点点对我来说就够了。

我不知道以后自己会不会改变,反正我已经能够接纳 80%的自己了,不改变也没关系,这样活着也没什么不好,至少我还活着。

2023.09.28 14:41

我的人生态度:宝想要,宝努力,宝得到,宝后悔了,宝想要新的,宝继续努力,宝继续得到 💪🏻

使用 Hugo 构建
主题 StackJimmy 设计
发表了29篇文章 · 总计18030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