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|三月记事

三月

目录

三月的生活仍然围绕着论文展开,但和上个月一样,进度几乎近于零。月底经历了一段极度抑郁的时间,精神状态十分潦倒,常常失眠一整晚,不断反刍过去留下的创伤,好像走火入魔。三月的最后一天,夏令时开始了,但直到现在,春天还没有来,打这行字的时候,窗外甚至还在飞着粉末似的雪。一眨眼四月也快过完了,春天啊,你在哪里?

在波罗的海三国暴走

为了收集论文数据,在三月初开启了暴走之旅:三号到六号在拉脱维亚的里加,六号到九号在立陶宛的维尔纽斯,十号回到爱沙尼亚,又花了两天时间在塔林调研。看起来是在旅游,实际上是在进行特种兵拉练。因为要尽可能多地拍照,只能靠两条腿到处跑,这十天里,我从早走到晚,日均两万步,最夸张的一天走了四万步。我感觉自己像个僵尸,全凭意志在支撑。十天下来,手机内存差点被照片挤爆,前几天整理相机里的照片,挑挑拣拣,也有一百张出头。本想在月记里发一发,但工程量实在巨大,篇幅会很长,所以还是决定单独写一篇游记,不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。随缘吧,随缘。

人不发疯枉春天

三月是春天的开始,而春天是精神病高发的季节。虽然这里的春天还没有真正来到,我的身体也依然停留在冬天,但精神的惯性已经让我沉默地疯了无数次。每次发疯我都会把情绪垃圾倾倒在长毛象上,尽管事后删了不少,一些痕迹还是留存了下来。可我现在看着它们,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讲起,也失去了再讲述一遍的欲望。情绪过去就是过去了,像三月的雪一样,雪化以后,地面潮湿,但一滴水也不会留下。

如果一定要我说出我在为了什么忧郁和焦虑,我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。论文不会写,写不完,工作找不到,不敢找,翻来覆去想的不过就是这两件事而已。我的生活太满,一篇论文就占据了所有思绪,我的生活又太空,每天都在用大量无聊无用的东西消磨时间。我像个赛博世界的幽灵,披着白色床单在手机和电脑里四处飘荡,吞食大量的文字和视频,肚子却一直空荡荡,两个黑洞下只有空气。夜晚也不能让幽灵安息。一到晚上,我就陷入黑洞,时间在这里扭曲了,我同时出现在昨天、今天和明天,只知道自己在下落,不知道会落到哪里。等把夜晚熬干了,榨出天光,我才会因为力气耗竭昏过去。如此周而复始。

心灵的过分孱弱时常让我羞愧,身体也总在搓磨我的意志。年纪只有三十岁,身体却有六十岁,视力下降,肠胃不好,动辄心悸手抖胸口疼,颈椎和腰椎时时刻刻都在痛。和真正的病人相比,我是一个健康的人,但和身边的人相比,我就成了一个病人。他们稳稳地向前走,而我被身体和心灵拖拽着,远远地落在后面。

为什么我会让简单的事情变得这么复杂?我不知道。生活致力于通过各种形式告诉我,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。笨蛋要怎么活下去?我也不知道,只是暂时还没死。

花开得再久一点吧

去年秋天买过一盆白菊花,养着养着养死了。月中,照常逛超市买菜,路过卖花的区域,心里一动,又贼心不死地想养花。为了图个好彩头,这次选了一盆红色的,回家用识花 app 识别,知道了它的名字:长寿菊。颜色吉利,名字也吉利,真是大吉大利,到了月底,花还活着,甚至开得更好了。

到此时此刻,一个月过去,有的花开着,有的花枯萎了,还有一些小小的花苞长了出来。希望等春天真正来到的时候花还在。

下厨房

腌萝卜

食谱来自下厨房。一道非常简单的开胃小菜,当天腌好,第二天就能吃,酸酸的,脆脆的,还有一点甜。

苹果派

参考了某位象友分享的食谱。没有放迷迭香,但是也很好吃。

做法如下:

  • 解冻两块长方形的酥皮;
  • 苹果削皮切丁;
  • 在锅里融化黄油,放糖和苹果,加热搅拌至水分蒸发,离火放凉;
  • 预热烤箱到 200ºC;
  • 把酥皮切成四块,两块用叉子戳洞(用作底部,放在馅下面),两块各在中间划五道口子(用作顶部,放在馅上面);
  • 在烤盘上铺烘焙纸;
  • 分离一个鸡蛋,留下蛋黄;
  • 把馅放在用作底部的酥皮上,再放上用作顶部的酥皮,用叉子按压酥皮的边缘封口,然后刷上蛋黄;
  • 放入烤箱,200ºC 烤十五分钟,完成。

卤鸡胗鸡脖

某天在超市看到有冷冻鸡胗和冷冻鸡脖,突然想吃卤味,于是各买了一盒回家做。做法完全是我自由发挥,但是成品意外的非常有卤味,甚至觉得可以拿出去卖。

做法如下:

  • 鸡胗鸡脖冷水下锅,加入姜片和伏特加祛腥(买不到料酒,只能如此硬核);
  • 煮熟以后捞出鸡胗鸡脖,撇去浮沫,重新起一锅冷水,把鸡胗鸡脖放进去;
  • 加入卤料包、生抽、老抽、姜片、干辣椒、香叶、白砂糖(因为我不会炒糖色);
  • 大火煮开转小火,炖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(用的是普通煮锅);
  • 感觉炖得差不多了就关火,浸泡一晚上,让卤汁更入味(怕放坏,直接连锅端进了冰箱里);
  • 第二天捞出来,开吃。

这个食谱比较随心,用量多少请自己斟酌,毕竟做饭讲究的就是「凭感觉」。

小龙虾

某天和 B 聊天,我说好想吃小龙虾,没过几天她居然在超市买到一盒半成品,于是两个人美美吃了。味道比我想象中要好,幸福。这是 B 第一次吃小龙虾。我说吃小龙虾的乐趣在于剥虾,最适合在夏天的晚上吃,一边喝酒一边剥虾一边聊天,美滋滋。

吃吃喝喝

这个月的一些甜点、果酱、饮料和外食。

忘记叫什么名字的一道甜点,只记得味道不错。

被罐子的颜值吸引,又买无花果果酱了。

还是 kali。第一罐是 B 在超市看到买来送我的,买第二罐是因为长得好看,可惜都没有在立陶宛喝到的那一杯好喝,怨念。

不同时间去吃的 Pierre Chocolaterie 的甜点和三明治,平平无奇,虽说这家店是「百年老字号」。

精神生活

这个月精神状态不佳,精神生活也跟着急剧紧缩。

  • 读书看剧:一部电影:《周处除三害》。一部动画:《迷宫饭》(连载中)。一部漫画:《迷宫饭(01)》。一本书:《明亮的夜晚》。

  • 更新博客:二月月记以外,本月写了两篇博客,一篇是读书总结《真实的重量》,一篇是过往微博和长毛象的整理《爱啊,死啊,欲望啊》

  • 又在沉迷帅哥:无意看到《花间令》前两集,被刘学义帅了一跟头,中蛊似的开始在 B 站上狂看潘大人。早在四年前我就认识这位帅哥,帅是帅的,可惜角色太无趣,魅力不足以让我爱上。到了《花间令》,可能是他终于不演神仙了,也可能是他和前两集女主之间的 CP 感终于让他像个活人,帅哥的美貌有了一种能杀死人的锋利,「咻」地一下插到了我心里。不过更让我惊异的是「甄氏长得活脱脱就……」,帅哥长得实在太像我前 CP 中的某一位了。这一点我以前就知道,但那时候爱前 CP 爱得痴狂,有人再像他们我也不放在眼里,然而等爱火熄灭之后再看到相像的人,就是另一种滋味了。不过我对这位帅哥的爱仅限于他的角色,无意了解他本人。质疑四郎,理解四郎,成为四郎,超越四郎,嗯。

使用 Hugo 构建
主题 StackJimmy 设计
发表了27篇文章 · 总计175976字